不过線.

速填一下

冷角色厨们记得加我(泪

【曹荀郭】做核酸破产了

超级沙雕脑洞,小学生文笔,没有任何技术含量

全文5.6k+,纯属娱乐,水,架空,短打,瞎写(

还是是现代私设。紧跟时事.jpg

灵感来源于和老妈在北京西站做核酸 见证了从人均一百二十到二十的历程(?

注意避雷和ooc预警


——————————

事情还得从去年秋天说起。


那是一个很正常的星期五。作为一个巴不得天天宅在家里的摸鱼部门老总,曹操自然是一下班就冲出门去,直奔停车场那辆新兰博基尼。据曹操说,今天中午他死缠烂打求着隔壁部门的袁绍借他玩一周末。

也不知道为啥,袁绍拗不过他,最后不光答应了还特别热情的给他介绍了每个功能的用法。

曹操显然不可能认真听。


星期五的夜晚,即使“疫情尚未结束”,但是城市中交织的公路上已满是车灯和路灯。曹操坐在车里沉浸着假期灯火通明的景象和离开公司的快感,把车载音乐音量调到最大,打开车窗,放飞自我。

高bpm的速核吸引了很多路边行人的目光。曹操从闪过的多个目光中发现了那两个刚在公司内卷完的大冤种。

荀彧坐在街边树下的长椅上,郭嘉倚在他的肩上喝着一听冰百威。

“奉孝!文若!”曹操关掉音响。

郭嘉闻声起身,四处张望寻找曹操的车的所在。曹操一脚油门把车停在两人面前,下了车。

“曹总今天好兴致啊。”荀彧看到曹操的新车略震惊的说。

“曹孟德跟他的车私奔了,又要把活给他员工。”郭嘉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转过身去继续喝百威。

“奉孝,休要胡说。……所以,孟德这是干啥去?”

“害,无事,闲逛。你俩咋在这待着呢?”

“本来打算和他回去的,结果奉孝这家伙半路说累了要歇会。”荀彧看了看身后的郭嘉。

“哎,要我说你们就是作,让你们别卷了别卷了,这大周五的,你们就非得在那破公司里待着。”曹操绕着两人慢慢的走着,悠哉的说道,“走吧,把你俩送回去。”说着,他上了车,并示意二人。

“这……”

“我倒觉得好。文若,上车吧。”郭嘉来了兴致,把荀彧推进了车后排。自己钻进了前排。

曹操立刻发动了车,没有给荀彧一点时间。

荀彧和郭嘉大概属于曹操赏识的工作狂,在要卷死对方的同时关系不错。曹操之所以那么正大光明摸鱼,也是因为有这两人帮他把活都干了。其实很容易就能察觉到,这两人的行为怕不只是尽员工对领导的责任。

曹操觉得,挺好的,如果能继续和这二人这样下去的话,那真的是太好了。当然,也不只是因为他们为领导所做的。


“既然坐上你车了,那就要多坐会。”荀彧通过后视镜看着曹操的脸。曹操一脸享受,不知享受什么。郭嘉叼着安全带,趴在窗沿上吹风。

“那,带你俩去兜一圈风?”曹操挑了挑眉。

“不要。不好玩。”

“那……去我家待会?”

“no!!”两人异口同声道。

曹操叹了口气,荀彧和郭嘉不再多说什么。

车至一个环岛,那是从公司到荀彧家的必经之路。

“孟德,你知道这是哪吗?”

“当然,每次送你回家都要经过这啊。”

“你知道吗,这个环岛……往北走是我家的那条路,往南走是咱们前两天团建的地方。往西走……”荀彧扒着驾驶和副驾驶的座位,把头探到前排,“你知道……是哪吗?”

“不知道啊。”

一丝笑容浮现在荀彧脸上。他凑近曹操的耳,轻声缓慢的说道:“那,可是,直接出了城区的,高速路口。”

郭嘉慢慢转过头看着曹操,把窗户关掉。眼见到了三个方向的分水岭,曹操下意识离那个路口远了一些。荀彧见状轻声笑着,手不安分的顺着曹操的脸颊摸着。曹操略紧张的用一只手握住他。

郭嘉抓住曹操腾出手的机会,猛的把方向盘抢过,并向西转了一把。瞬间,车内急促颠簸,不停晃动着,看不清外面的路,偏偏又真的狠狠蹭到了路边的围栏,发出噪音。

“卧艹!”

失重,令人眩晕。平静下来后,疾速奔驰在路上,前方便是收费站。曹操被吓一激灵,连踩刹车,谁知新车不熟悉踩成了油门。好在还是成功在收费站前停了下来。

郭嘉表面上一副很抱歉的样子,但是内心已经笑翻了。

“对不起对不起看见你这么狼狈的样子……”

曹操整个人都楞在原地,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回头看见……没看见荀彧。

“文若,你*还好吗?”郭嘉“关怀”的问。

荀彧捂着脑袋,艰难的从后排的地上爬起来。“卧艹……摔死我了……嘶……疼疼疼疼!……话说你,能不能事先说一声……”

“知道了知道了,下次一定。”

两人的目光一齐看向了曹操。曹操精神恍惚。

“摔傻了吧怕不是?”

“孟德你可别出啥问题,胆小鬼。”

“……”

“……完了,文若,120!!”

“120个*,我*谢谢你!”曹操忽然大叫。

郭嘉被吓了一跳,反射性推了荀彧一把,结果正好碰到伤口。

“md!”


简单处理,简单处理。这种事,就得像平常一样,不然郭嘉想出去玩的计划就泡汤了。

简单处理之后曹操继续驾驶着车。

“孟德啊,要不……别去了吧,回去吧我下次绝对不会了呜呜呜呜……”郭嘉一脸可怜的样子看着曹操。

“那哪行!你俩既然想去了怎么可以反悔?!”曹操的表情就像一个小学生犯了错误非要硬着头皮道歉的那种自信。

“郭奉孝你坏事做尽,总不能让我白摔一跤然后回去吧。”荀彧在后座摊着。

“……呜呜。让你不系安全带。”

“你就放心玩好了,我其实也挺想翘班的。”曹操朝郭嘉笑了笑。

“你确定不是回去的话会被袁总打死?”荀彧翘起二郎腿。

“……怎么没摔死你……话说回来,袁本初要问起来可咋整啊我寻思着我肯定赔不起。”曹操忽然严肃起来,“还有,这次的开销啥的……”

“我不管。”郭嘉把头转向窗外。

“我也不管。”荀彧向后一仰,闭上眼睛。

“那我也没钱啊,你俩说怎么办。”曹操耸耸肩。

“你找袁总借。”郭嘉小声说。

曹操为避免尴尬就打开了音响。没想到因为是新车所以广播里什么声音也没有。

麻了,这下更尴尬。曹操暗骂。荀彧和郭嘉都在偷笑。

“喏,对面周公瑾给的。”郭嘉从公文包拿出一张CD,插进车载音响里。

“你为什么上班还带着这种东西?”

“不光带了这个。”荀彧插话道。

“所以你俩果然,有备而来,是吧?”曹操眯着眼看着荀彧。

“嗯。”

“你俩想去哪儿啊?”

……

三人面面相觑,车内沉默,但是并不尴尬。因为在每一个人眼中也许另外两人都正在思考。实际上这仅仅是,因为疲乏或是享受而不愿开口了。

某个人觉得,这是极其惬意的。这种惬意很好,真的很好。高速公路上没什么车,只有无边的深邃的夜空和无尽的远方。天窗开着,车内气温是凉爽且适宜的。音乐颇有夏夜的感觉,况且,明日与后日,都无杂事。

也不知道目的地会是哪里,因为似乎谁也不想让这份惬意结束。去哪取决于曹操把车开哪,虽然曹操本人也不知道想开到哪。


“出市了吗?”郭嘉看着GPS导航。

“应该快了,你自己看呐……还有……卧艹已经出了?”曹操甚至差点又把车撞上点什么。

“?!……你还真出了……”

“您俩别激动,死不了,咱大不了再回去。”荀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要不……咱还是回吧。”郭嘉解下安全带,趴在椅背上对荀彧说。

“啧,跟我说没用,你跟你旁边那人沟通好啊。”荀彧一脸贱兮兮。

“曹总!!!”他又转身祈求的盯着曹操。

“不回,我说的。”曹操低声说。

郭嘉是真有点害怕了,他觉得曹操一直在生他的气,荀彧也因为不必要的外伤而心情不太好。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两人完全有可能将自己丢下。

“那个……你俩,说好,”郭嘉突然严肃起来,有点难以启齿的开口,再加上刚才因酒精而微红的脸颊,看起来就像是委屈的小孩子。“可不许……把我丢了。”

荀彧和曹操不约而同的震惊了一下。

“……哈哈你说啥呢,怎么可能把你丢了。”荀彧从后座摸了摸郭嘉的头。

“哎呀,你就放心玩好了,都说了肯定让你们玩的开心,啊。”曹操拉起郭嘉的手抚摸着。

“……那咱们去哪?”

“我想到个好地方。”


临近午夜,已经下了高速。郭嘉中途换到后排睡觉去了。荀彧怕曹操疲劳驾驶于是在前排随时提供帮助。

“快到了?”

“嗯。你们第一次来吧?……我去工作前就住这,其实也挺想来的了。这疫情防控也没那么严,这周末你们就放开了玩,啊,别想太多,好吧?”

“害,其实吧,麻烦您我也挺抱歉的……”

“欸别这么说,很正常嘛,想出来玩就好好玩,别有顾虑,都是小事。叫郭嘉起床吧。”

“我醒了已经,但是我什么也没听到。”他有深意的笑了两声。

车停下了。那是一幢很高的楼,周围并不属于密集的住宅区,因此显得格外显眼。整栋楼几乎没有亮着的窗,只有大堂的声控灯时明时暗。

三人走进电梯,曹操按下了顶楼。

房间不大,倒是很整洁。问题在于一室一厅,也就是一张大床和一个沙发。他们决定住三天,每天轮换位置睡。

抽签器把倒霉蛋郭嘉和曹操送进了卧室,又把另一个方面的倒霉蛋荀彧安排在了沙发。

凌晨,卧室里的两人都已经因疲倦而入梦。

但是沙发上的人还在睁着眼睛躺着。客厅遮光窗帘严丝合缝的拉着,电源完全断开,与卧室的门紧闭,门缝里也没有灯光。有些闷热,倒是极安静。荀彧觉得。

明明已经很困了但是辗转难眠。他拿起手机,已经四点多了。天微微亮,但窗帘遮的严严实实。

他果断起身走向卧室。

里面的景象……并不很清晰,但他知道不清晰是最好的。

“……你们,睡了吗……”他欲言又止,最后只缓慢的说出了几个字,声音很轻。

没人回应,他觉得是挺尴尬的。没办法,回客厅去。

“等等,文若……”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

“?!孟德……你怎么不睡……”荀彧吓了一跳,差点把门口的花瓶弄倒。

“喂……你也来吧。”郭嘉用像是刚醒的声音说。

“你们都不睡觉?”荀彧不知该做什么,只好接着问。

“你不也没睡吗?”郭嘉提高了语调。

“其实睡了是睡了不过很早就醒了,感觉你在外面不放心。”曹操解释称。

荀彧正打算辩解几句,却直接被郭嘉拽到了床上,伤口又碰到了床边的木质支架。

“cnm你有完没完了……嘶……”

“困死了,赶紧睡觉。”说着,郭嘉翻了个身,不再看着他。

究竟有没有人真正好好休息,也不得而知。

从此,外面的沙发一直空着。

第二天早上,曹操醒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另外两人还在闷头大睡。

他出去转了一圈,并把早餐买了回来。这里早上的集市倒是很热闹,只是太早,谁也不愿起床来逛。曹操想,好不容易休息两天,愿意早起的都不太正常。

中午,郭嘉开了顿小灶。

吃完中饭,曹操又带两人去周边玩了玩——方圆几里,除了一个不算大的购物中心和一个公园,就冷冷清清了。晚饭就直接在购物中心解决。然后去公园散散步,回家睡觉。

就这么玩了两天,也该回市区了。三人都不太想回去,但是曹操冷酷的告诉他们不回去上班就要扣工资。

晚饭过后,郭嘉在沙发上刷手机。

“?……卧艹!!!!孟德孟德孟德你快看快看这这这怎么回事?!”他直接惊的从沙发上跳起来。

曹操走过去看了一眼:“啥事啊……卧艹?不……不是吧?”他表现的很冷静,但是从手中滑落的玻璃杯已经暴露了他的亿丝丝慌。

荀彧冷笑了两声,再次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就前仰后合的笑了起来。

“你还正常吗?”曹操说着把玻璃杯捡起来,但是又没抓牢掉了。

“噗……没事,意料之内哈哈……”荀彧摆摆手走进卧室。

“那,孟德,是不是我们不用上班了?”郭嘉两眼放光的问。

“害,不上就不上呗,别激动啊您俩。”曹操声音颤抖。

“但是如果回都回不去你们会激动嘛?!”荀彧忽然从卧室跑出来补充道。

“啊?!”

“哈哈,其实是约等于封城了。所以,咱们大概要长期在这里待着哦。”荀彧带着玩笑的意思解释。

“你确定?”

“但是有个问题啊,每天的核酸情况也要上报……”荀彧思索了几秒,“以上均出于正规渠道报导,你俩可以自己查一查。核酸这事……我也没办法。”

另外两人还处于懵逼状态。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惊吓,楞在原地了不知多长时间。曹操回过神发现事实好像确实是这样,不禁感叹事情有点大了。

他想静静,于是就回卧室了。

郭嘉一个人在沙发前面站着,手机息屏把他吓了一跳。

一个并不安稳的夜晚过后,三人彻底起飞了。什么飙车,通宵,拆家具,正常行为罢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核酸还是没做呢。陈群在员工群里艾特了无数遍三人,填表上报。怎么说,没回信。

“呃,要不先填了吧,假装做了……”郭嘉窝在沙发上喝着刚买回来的喜力。

“你想多了,行程码怎么办?”曹操反驳道。

“嗯,你要不做就直接红了,跟阴性一样。到时候再做也来不及,没准还会被长文秘书给记了。要我看,咱就做吧。”荀彧提议道。

“可是咱也不是没去找,周边没一个核酸采样点啊。”

“那就只有……”他的表情有一点可怕,“去火车站了。火车站门口有一个点,人很少的。但是……”

“但是要钱,对吧?”郭嘉接话。

“嗯。”

“啊……没事,就去呗,反正也要不了多少钱,是吧?”曹操皮笑肉不笑。

三人驱车到火车站门口,往日热闹的车站如今也不见几个人。核酸检测的帐篷外一个人也没有。扫完码,结果发现问题更大了。

“一个人一百二,认真的?”郭嘉问道。

“没办法……孟德?”

曹操一副要晕过去的样子,幸好被荀彧从后面薅了一把。

“啊,一百二十乘三,三百八是吧……”

“是,付吧。”郭嘉笑了笑。

做完以后,三人心情都很沉痛,尤其是曹操。在给陈群打电话解释清楚之后,三人彻底开始了居家办公。

曹操破费了一个多星期,终于盼来了久违的核酸降价。从一百二十降到了七十,虽然也不便宜,但是至少每天能省一百五。从此,来火车站做核酸的人也愈发多了。

一个月后,火车站前的核酸点经常排起长队。价格也降到了四十多块钱每人。

直到冬天,价钱都没有再变过。随着天气寒冷,开销也逐渐增多。曹操的脸色越来越差,荀彧和郭嘉察觉到了他的苦衷,但是也不说。

第二年,曹操只得把公司的钱搬来用。先后,被陈群批评了一顿,被程昱批评了一顿,又被徐庶嘲笑了一番。结果整个公司都知道曹操带着两个员工摸鱼的事情了。

袁绍的新车甚至没开过就被拐跑了,这都快半年也不见还,再有钱的人也受不了这种行为。

“不是……你不还就算了,还tm给我刮了?!”袁绍在电话那边当场炸毛。

“你听我狡辩……我现在缺钱,你知道吗。”

“我知道,”袁绍试图冷静,“但是我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我也经不起。”曹操严肃的说,“如果可以的话我还希望帮帮我,日后一定都会还的。”

“……我把车借给你行不?”


今年五月,公司的钱已经少了三分之一。以曹操的性格,荀彧和郭嘉知道他不可能提出暂停支出。但是总不能让领导因为被迫带员工出去玩而把公共财产都给用了吧。

于是第二天,荀彧便提出要自己请大家做核酸了。

“欸欸欸文若,怎么能这样呢,我都答应你们这次的财务支出都由我负责,啊!”曹操思来想去,还是拦住了他。

“唉你就,别硬撑着了吧,其实公达都跟我说了……”荀彧连连叹气。

“啊?我……”曹操显得极度惊惶。随后,他忽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他,他真的跟你说了啊……真是的,明明叫他不要说的……”

“孟德,没事的哦。我和文若也没有那么穷呀。”

“是啊,毕竟,这可是我们三人共同的旅行呢。”

各位谋士的出考场后

高考结束~祝贺各位学子们🎉

(本人还有五年才高考(偷笑

是现代私设,架空,小学生文笔,短,水,瞎写

含有多对cp,详见tag,注意避雷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了呢(((想看的话评论吧(逃

——————————

校门口,空气凝固,校内,一片寂静。

校门开了

诸葛亮:哦豁~这次的题就是水了♪(摇扇子

刘备:亮亮!亮亮!!啊啊啊我的亮亮是第一个走出考场的~怎么样,肯定稳了吧♪(递花

诸葛亮:嗯嗯,主公,考完了就不想了哈,咱们回家吃饭♪(拉起手往家跑

刘备:啊……你不跟你同学,嘚瑟一下?

周瑜:我!出!来!了!!!(仰头,摘口罩

诸葛亮:诶哟,周大学霸,怎么样啊~(挑眉

周瑜:……村夫,别扫我兴(咬牙切齿

孙策:公瑾!!公瑾你终于考完了等你好久了~(跑上去拥抱),怎么样,难不难啊?

周瑜:嗯,还可以吧。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一会你带我去k歌呗(倚

孙策:好好好~

鲁肃:……(低着头很慢的走出来

吕蒙:……(同上

张昭:两位,咋这幅德行啊?(意料之内

孙权:?您俩这是咋了,不会觉得题难吧???(迷惑

吕蒙:……嗯(皱眉

鲁肃:说实话也没有传说中那么难。

孙权:那怎么还……

吕蒙:比传说中还难(痛哭流涕

孙权:……什么题啊,我平时怎么跟你们说的,多读书,多看报,少吃零食,多睡觉,知道不?

鲁肃&吕蒙:啊对对对(皱眉

陆逊:仲谋!!考完咯考完咯哈哈哈哈!!(小跑

孙权:(对吕蒙和鲁肃说)看看人家,怎么就那么自信!……伯言哪,一看就发挥好了是不是~(笑脸盈盈,递花

陆逊:(瞟了一眼吕蒙)你问他俩不就知道了。

孙权:?啊,不会真的难吧?!

陆逊:恕我直言,难。(一本正经

孙权:行8。。。走走走赶紧回家别让那两家看见!!!……回家开个派对反思一下(小声

张昭:欸别去啊,还没问考的咋样呢!(被拽跑

「孙·学习最重要·权」

贾诩:……啧啧啧,这个题呢……难道不是D吗……

曹操:哎呀~文和~

贾诩:嗯……没错啊……(完全无视

程昱:甲鱼!!那就是D!我算的也是D!(从后面追上

曹操:哎呀~仲德~

贾诩:那就行,吓死我了(搓手

程昱:但是倒数第二道填空……

贾诩:??!!跟我写的不一样?!(瞳孔放大

程昱:(点头

曹操:md

司马懿:子桓!!我来啦!!!(快走

诸葛亮:老贼!我这次稳了我跟你说!

司马懿:村夫,me too!……哈哈哈子桓你看监考老师给的葡萄~来来来多吃点(递

曹丕:哇塞这么好?!

曹操:小丑竟是我自己

刘巴:孟德,主公,那个……(抱着包遮脸

曹操:(emo中不想说话

刘巴:果然,你还是你……

法正:子初!(搂

刘巴:啊啊啊是你啊真是的(强颜欢笑

法正:怎么了你这是,走吧去找主公

刘璋:哟,子初孝直!你俩在一块呢?!

法正&刘巴:*(死亡微笑

刘备:哟,子初孝直,你俩在一块呢?!

法正:嗯,主公,我们是不是晚了点……(尴尬

刘巴:主公好。我们没晚。(盯

『十分钟后』

荀攸:主公啊!!(哭笑不得

曹操:你小叔呢?!(慌张

荀攸:他他他……我真没法说了妈呀我都害臊……他他他和郭嘉……在教室里呢。

曹操:在教室里干什么?(好奇

荀攸:玩呢,玩呢(关爱智障

『二十分钟后』

张飞:大哥啊,那两位怎么还没出来?!俺老张急着回去吃结考大宴呢!!(抹嘴

诸葛亮:我去看看(无奈,走进校门

刘备:三弟啊,你估计得再等亿会了(叹

『所有考生都陆陆续续出了校门。半个小时过后。傍晚。』

郭嘉:真晦气……冻死我了……(拿着几瓶酒摇摇晃晃

荀彧:别喝了,你都穿两件外套了,冰啤酒哪有你这么喝的(一手拿着香薰一手拿着自己和郭嘉的包

曹操:奉孝!!文若!!就等你们啦!!!(接过包

荀彧:主公,他可能考完之后稍微喝了点。

曹操:没事没事,晚上接着喝!(大笑

郭嘉:主公……那破卷子……做的我不爽……就稍微,稍微喝了亿点……都是文若给我带的!!我一瓶都没带!!(傲娇脸

荀彧:……他送我的,朗姆味香薰,还不错(欣慰

曹操:哎呀~你们两位想干啥就干啥!走,带你们玩去!……顺便文若也给我买两瓶呗?(讨好

荀彧:……那还不依主公。

『十分钟后』

徐庶:麻了↗↘针不戳↗↘↗累死我疗↘↗↘↗(突然摊在考场门口的一辆自行车上

曹操:!!元直呀,辛苦啦~(试图扶起

徐庶:(白了曹操一眼)鬼!!……话说那俩人怎么还不出来。。。

刘备:庶庶!!累了吧,一会等他们都出来了咱就回去哈,我让子龙看着你别被曹操拐跑了哈(扶起

曹操:啊~哈哈哈~走了走了玩去了……(搂着郭嘉和荀彧离开

「曹·玩最重要·操」

张飞:大哥啊,待俺老张去那教学楼后面放一把火,看他们出不出来!!(怒

关羽:哎呀,二弟,人家好不容易考完试,跟同学一块待会,你就等等吧啊!(安慰

徐庶:你们知道吗,就我们以前学校的那老师(小声

刘备:噢,水镜先生

徐庶:他监考。(严肃

刘备&关羽&张飞:?!(震惊

徐庶:所以……我们几个跟他聊了亿会,孔明估计也得过一会才出来。而且……(若有所思

张飞:而且什么?

徐庶:……士元说要陪他在学校后面逛逛……是不是单纯的逛逛我就不知道了……

刘备:!走,后门吃瓜去(招手

「刘·看戏最重要·备」

诸葛亮:时候不早了,我俩就先回去了哈

司马徽:好嘞好嘞,下次老师请你俩吃饭,再叫上元直~

诸葛亮&庞统:谢谢老师!!(鞠躬,离开

刘备:(暗中观察)过来了过来了。

庞统:(环顾)亮亮啊,我看咱回去再说吧……

诸葛亮:别逃啊你,拖延时间做什么,反正也没人(笑

庞统:我感觉有人看着咱们,但是我没有证据。

诸葛亮:你看咱俩上次见面还是上学期,咱不是说好的嘛等高考完咱俩好好玩~你就别找借口了哈哈哈

庞统:主公!!!!sos!!!!!(崩溃

刘备:哈哈哈哈孔明你加油啊士元我们不会去救你的我们继续吃瓜……(楞

徐庶:噗嗤。。。。(瓜子喷一地

庞统:……怎么样。(白眼

诸葛亮:*(沮丧

张飞:我说两位,别拐弯抹角了,赶紧回家吃饭吧,啊?

诸葛亮:啊好好好~(尴尬

刘备:走走走,跟你们说我在晚饭的十二瓶酒里挑了一瓶下了点,今天必须每人一瓶给喝了啊,甭管0还是1,谁要中奖都得自负后果~(开车门

「刘·看戏就是王道·备」

【端午特辑 荀郭/魏多cp】游园

端午安康家人们,赶个末班车(

真是啥都能写特辑(赞叹

短,瞎写,小学生文笔,架空,ooc,离奇,沙雕

是现代私设,涉及其他cp,紧跟时事.jpg

刚才去夜跑的时候忽然涌现的灵感(?),睡前小短打,全文2.4k+

注意避雷和ooc预警


——————————

郭嘉走进荀彧的卧室,坐在办公桌旁的床上。

原本约等于寄居在荀彧家的他今夜提出要回自己家。他的本意,其实是想在第二天端午节时给他惊喜,但是当他说完时就担心荀彧有可能误会。他怕他伤心,但是第二天的惊喜也是不能提前说的。

荀彧答应了,没有表现出任何过多的遗憾或喜悦的心情。

“回去吧,也好。”他笑了笑,“顺便打理打理,改天我也去你家住住。”他边打趣地说着,边递给郭嘉车钥匙,并拿走了他手里还没开的一罐啤酒,“公共交通早就都停了,你得开我车回去。怎么,还想喝啊?”

“没……没有,我忘了。”他眼神乱瞟,正撞上他的目光。

荀彧忍不住笑出声。“不早了,走吧,送你到停车场。”


是天已经蒙蒙亮了的凌晨。是该道端午安康的时候了。

郭嘉不知道昨晚自己走后荀彧在干什么。当他拿起手机准备给荀彧问候的时候,他发现未读信息多得离谱。还有未接来电,一夜,他只顾着给他做香囊了。

完了,这下他肯定生气了。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歉意,或是担心,郭嘉立刻动身前往荀彧家。因为长期在这里居住,荀彧一直还是居家办公,对于郭嘉来说这里就是自己家。

门口,他觉得现在进去荀彧肯定刚睡下,但是毕竟那家伙睡眠时间很短。于是他终究还是用钥匙开了门,然后谨慎地把拿着香囊的左手放在身后。

“令君,你起床了吗……”他边换拖鞋边往手上喷了些酒精,轻声问道。

他走进卧室。“还在加班?”

荀彧闻言,按下回车键,转过办公椅面向郭嘉。“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就睡了?”

“……没有,有点事。”

“你不困?”他打量着他,注意到了他藏在身后的小玩意。

“嗯。”其实是怕睡了以后他又像那次一样做出那种事。几年前他已经因为晚上不会信息被教训过一次了。“……你怎么没点香薰?”

“用光了。”荀彧起身,朝郭嘉歪了歪头,伸了个懒腰,走向客厅。郭嘉跟在他后面。郭嘉心想,这家伙怎么会把香薰用光呢,我香囊里的艾叶不会就这么被发现了吧。

客厅的茶几上,摆着一壶浸好的雄黄酒。

“……啊啊啊啊你还真会弄这种东西……我上次喝还是几年前端午配曹总和袁总吃饭的时候,”一天一夜没沾酒精的郭嘉两眼放光地看着茶几,“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五天前吧,大概。”

“你还真,挺有心的嘛。”说着,他已经斟满了一杯,“一起吧一起吧你自己做的都不喝太可惜了。”

“你就不怕我下药?”

“……你要敢下药我就先灌醉你。过来,快点。”

一丝胸有成竹的笑容浮现在他脸上。荀彧顺服地坐在郭嘉旁边。郭嘉一手从背后搂住他,一手把酒杯放在荀彧嘴边。一杯喝干,荀彧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呐,你看,没事吧,你就放心吧,我是那种人吗。”

郭嘉这才似乎满足地开始自己品尝。“嗯……还不错欸。”

两杯过后,荀彧按住他的手。“别喝太多,小心有慢性毒药哦。”他贴着他的耳朵说。

郭嘉拿起酒杯就要往荀彧嘴里灌。

“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灌了。”

他怂了,郭嘉窃喜。

“嗯……我一直就想问……为什么一股艾叶的味道……”

郭嘉猜到他肯定闻出来了。

“端午安康。”

“安康。谢谢啦。”

“所以昨天晚上……”

“我当然不会生气了,”他仔细观察着香囊,“真精致啊。”

阳光逐渐明媚起来。一层的屋子可以清楚地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行人逐渐增多。人们互相送上祝福,团圆,休憩。

“奉孝,要不要去看看社区的那个活动?”

“端午游园会?”

“是啊。”


游园会的开幕,是难得的舞狮表演。但是郭嘉更关心的还是这狮子里面究竟是谁,毕竟社区活动从来不会请专业人士。

起初,人并不多,很多小摊子也没开。慢慢地,到了中午,阳光很热烈的时候,也热闹了起来。

除了提醒佩戴口罩保持距离的喇叭外,声音最大的大概还是那三条龙舟,二人很远就听见曹操的笑声和叫声。

“麻了,胜负难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二人耳中。

关羽拉着张辽在江畔乱跑,追着三条船。

“文远兄!”

“欸,奉孝,文若,你们也来了啊!”

“你怎么不去划去?”

“害,这不是蜀汉的二将军都没去划么,我就不凑热闹了,看看就完了。”说着,他看向关羽。

船上擂鼓的张飞直勾勾地盯着他二哥。关羽立刻拉起张辽躲进人群里。

“他跟蜀汉的二将军什么时候发展成这个地步了?”

“谁知道。”


许攸和袁绍正在远离人群的地方吃着粽子。看样子肯定是在等曹操,毕竟这俩人可是从来对这种活动没有兴趣。

“袁总!不可思议,您竟然会来游园会。”

“奉孝啊,来,坐。我其实是等孟德划赢了船跟他一块逛的,但是都划一上午了他貌似也没赢。”

“他都不吃饭的?”

“赢了再让他吃,哈哈。”

郭嘉也想吃粽子。于是两人成功蹭了袁绍一顿饭。

“不愧是曹总经常提起的大小姐,不是,大少爷。”


一路上卖什么的都有,还有免费体验包粽子的。贾诩和程昱不知道犯什么神经用他们笨拙的双手摆弄着那些米和粽叶。荀彧看了想笑,发现郭嘉已经开始拍丑照p表情包了。


曹丕拿着五色线给睡着了的曹植编手链。


已经是下午阳光最热烈的时候了。曹操在龙舟里的喊叫并没有停止。张郃和夏侯渊一人抱着一个舞狮在树底下摇扇子。荀彧心想,这俩人要是都没去给曹操划船,那他估计再也吃不着饭了。


几小时后,龙舟的比赛终于结束了。其实是袁绍叫曹操下来吃晚饭。


“……奉孝。”

“啊?”

“你看看人家小两口,多幸福,看看咱俩,啥也不干,就知道瞎逛,手也不牵,是不是啊?”荀彧翘起二郎腿。

“什么意思,你不会又要那个吧??……放心我肯定不会同意的。”

“我就知道。没事你开心就行。我是那种人吗。”


黄昏后下起了小雨。二人打算往回走时恰好碰到了和钟繇喝酒的荀攸。郭嘉知道他俩肯定喝的好酒。

“欸,叔叔婶婶?”

“什么婶婶小孩别乱叫。”

几分钟后,他和荀彧也坐了下来,蹭了荀攸的一壶葡萄酿。

荀彧看着他,总有种欲望,有点控制不住。

几碗酒后,郭嘉忽然觉得好像自己的体温正在升高。渐渐的,又觉得头晕脑胀。浑身无力也就罢了,问题是现在可是疫情期间,要是真有什么新变异毒株就完了。

但是猛然间,他又想到了比感染新冠更可怕的东西。

“md,苟或你……”

“怎么了,不舒服了?”荀彧声音很轻地问,轻得诡异。

“下/药了……是不是……”

“啊?哈哈哈让小侄子稍微加了一点哦。”

“你……”郭嘉失去了最后的力气。

“嘛,早就跟你说过了……”

【520特辑 策慈】回归礼

氵文了氵文了(

520快乐家人们(

特辑写哪对是抽签决定的hhh,正好觉得这对也很合适

严重ooc,小学生文笔预警(本来就刚毕业谢谢

是现代设,极其架空,没有刀(谁会在这日子写刀啊喂

占tag致歉呜呜呜

正文2.4k+,比小学看图写话还短,略沙雕,就当看热闹(?)

嗯,开始吧,嗯


——————————

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九日傍晚某一时刻,太史慈拿着游戏机,冒着被打的风险敲了敲孙策家的门。

“谁啊?”

“我。”

“……等会啊。”

游戏机的牌子不用多说,但是太史慈真正的勇敢体现在他要把这个送给孙策。虽然正好赶上了那个人尽皆知给喜欢的人送礼物的“520”,但是他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要调戏一下好兄弟。

门开了,屋内开着窗户,一阵热风飘进屋内。两人只是像从前一样的打招呼,吃点零食,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进行所谓线上晚自习。

见孙策这么半天没注意到游戏机,太史慈选择作一把。其实等闲暇的时候拿出来,装作消遣和孙策玩一玩也是没关系的,只是这种事多了。他打开电视,把游戏机连到机顶盒上。随即,电视屏幕上出现了大大的“小霸王”三个字。

太史慈下意识往另一侧挪了挪。孙策看了看电视,又看了看一脸欠揍的太史慈,蚌埠住了。

他就一直盯着。这种眼神令太史慈感到比用任何手段揍他都更可怕。就这么凝聚了几十秒,他觉得过去了一个小时。

“……伯符,你怎么不揍我?”

孙策闻言,眼神立即放松下来,平淡的笑了一下。太史慈听到了。“……你开心就好。”

“兄弟,嗑药了啊你这是?”

“怎么了?难道你希望我揍你?”

“……你这样我反而,害怕。”

“……”

孙策没有回答。而是,拿起游戏手柄,认认真真的选了一个俄罗斯方块打开玩。太史慈在一旁嗑着瓜子,一脸迷惑的看着孙策。往常,这种情形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现在,孙策的样子简直就像个小学生,太史慈忍不住大笑。

一局结束了。“所以你确定这是给我的礼物?”

“对,特别适合你。”太史慈用很小的声音说。

“我不是说这个。”孙策朝太史慈歪头,投去一个纯真的微笑。

“啊?不是兄弟你怎么了……”

“我认真的。我问你,你是特意买的520礼物吗?……”

“不不不不是,想多了你。”

“哦。”孙策眼中闪过一丝极其不易察觉的失望。马上又转变为很正常的状态。

太史慈迷惑了一晚上。一顿麦当劳过后他辞别了孙策。


——————————

太史慈喝着可乐,低着头在路上走。一路上他总脑补着孙策这几天是受什么打击了。

小区门前,他刷了一下门禁后径直向前走,然后就撞到了什么东西。他抬头见门上已经挂上了只在二零二零年疫情爆发期见过的大锁,还有一张告示,白纸黑字的写着“小区已封闭管理 14日内勿进”。

?!

太史慈立刻打开手机查看了疫情风险地图,更确信了自己的那片老小区已经高风险并且封控。他又看了眼表,二十二时四十七分。

咋整啊。太史慈大脑一片空白。

在门口站了不知几分钟,他忽然想到了可以坐公交车去自己的老房子住。公交站前空无一人。离末班车还有两个多小时,路上却没有车的任何轨迹。

“……电话?……喂,伯符……”

“子义,你们小区是封控了吧?”

“啊,你咋知道……”

“你先别管这些。你人在哪?”

“公交站。我要去我老房子……”

“你是不是傻啊你!北京所有公交和地铁都停止运行了啊!”

“啊?”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开个酒店房间。”

“身份证带了吗?”

“淦,没有。”

“行了,你过来吧。”

“艹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寂静的街上,洪亮的祖安余音绕梁。太史慈尴尬至极。“你家的沙发也不能睡人啊喂。”

“……那你还能怎么办?”孙策压低了声音。

几秒的沉默后。

“好吧。”


——————————

二十三时二十一分。太史慈的手机电量仅剩百分之五。

“喂,你到哪了?”

“……我被锁公园里了。”

“我就知道你肯定得出点问题。我给管理人员打个电话吧,你别着急啊,我等着你。”

“……嗯。”

片刻过后,公园大门开了。太史慈拖着疲惫的身躯溜了出去。

累的跟狗一样,叫孙策出来接自己得了。太史慈想。

“伯符,我马上进小区了。你下来给我开个门啊。”

“密码是你生日,你自己按门禁进来。”

“……玩你的游戏机去吧。”

电话挂断。准确来说,是太史慈的手机电量不足自动关机了。

他加快脚步,走进一号楼,三单元,快步踏上楼梯。

“叩叩——”

“孙伯符,开门啊你!”

里面只有一阵噪音。孙伯符这个b,几次都不愿意见自己,怕不是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太史慈心中暗骂。

他倚在楼道口的墙上,闭着眼睛做深呼吸。声控灯灭了。

二十三时五十八分,孙策要再不理他他就要破门了。

“孙伯符……你开门啊……”

门开了。太史慈顿时睡意全无。

他惺忪的眼中看到了屋内昏暗的彩色灯光,遍地都是的糖果,以及抱着一大束鲜花站在他面前的孙伯符。

花朵是饱和度极高的红色玫瑰,在黑色的衬纸下格外显眼。满地的糖果,镭射的包装纸经灯光照射呈现出不同的好看的颜色。孙策低着头,不知是遗憾还是紧张。

“欢迎回家。”

太史慈已经不太相信自己的所见。

“子义!”孙策突然抬头,“……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太史慈放大的瞳孔中透露着满满的惊异。本想说点什么,刀也许是太累的缘故,他只觉得又一阵困意袭来,扑进了面前的人的怀里。

他睡着了。再醒来是在孙策的床上。

“呜啊……几点了……”

“四时零八分。”

“……哦……呜啊啊啊啊我怎么在这??!!”

“废话,你昨天晚上自己来的。”

“?!伯符你怎么还没睡!!!”他看见孙策一直站在床边看着自己。

“你还没同意呢。我怎么能这么自私呢。”

太史慈仅剩的一丝印象告诉他孙策指的是昨晚的表白。“啊行我同意了,总之你赶紧睡啊喂……”

孙策沉默良久。

“我是认真的。你呢。”

“……伯符,我也是认真的。”他起身坐在床沿。

“是吗……”

“你想听我的心里话吗?”

“欸?”

“……伯符,你知道吗,我其实,很早就喜欢你了……但是总觉得身边的某些人会给我些压力。这件事……虽然是迫不得已,但是,你相信我,我真的很梦想这一天的到来……我看到自己没地方住的时候特别兴奋,真的。以前,我对你只是一种……算是仰慕,但是如今我发现,我真的喜欢上你了……这种感情很强烈,你知道吗……

伯符,我想追求你。今天我的梦想成真了。”

他的热泪沿着脸颊流下,低声的笑却是很爽朗。

“子义……快睡吧,不想了,我……一直都在。”

太史慈轻轻躺下。旋即,孙策躺在他身边。

孙策抚摸着他的脸。


——————————

闹钟响起,是星期五。

“呼……”

孙策看了看旁边还在睡的太史慈。

“要上课啦。”

“……”

“520快乐,我的宝贝。”

跟风整个活(?

是十五们

只有reimei受伤的世界(reimei:勿cue

当你想让全班同学向你回复“吾剑未尝不利”……